てんち

【至尊组】佛光普照

屠倚,r18有,轻微的倚屠有

峨眉镇派之宝被盗的故事

两人剑灵设定,有影射原作人物

灵感来源是群里正在合写的相性一百问中的“最惊险的h地点”,嗯,嘿嘿嘿

----------------------------- 

“峨眉的老尼姑们,金屋藏娇这么久够了吧!再不把你们的镇派之宝请出来见我,我可要亲自上山盗剑了!”

屠龙的声音被内力扩大之后从山脚一直传到峨眉金顶依旧清晰可闻,正在参拜的香客们不知所以,道观中的道姑们却都变了脸色。

“这登徒子又来了!如此口出狂言,变本加厉,怕是已没把我峨眉一派放在眼里!”

“自是不能让他得逞!”众弟子应和道。

只有一间内室中的一位白衣人反应不太一样。

他本在闭目打坐,听了这番轻慢的宣战公告似的喊话,嘴角却不禁微微勾了起来。依旧是这么毫无章法,他在内心叹道。

“呆子。”

 

那厢喊话声不绝于耳,这厢观内也奔走了起来。倚天隐隐听到几位师太已经去劝香客们下山了,还有小辈弟子进来叮嘱他自己多加小心莫要着了道。

倚天只是不置可否,他其实也不确信自己究竟是何想法。虽然屠龙这般胡闹,其实……倒也不失为一个契机。

屠龙的声音好像越来越接近了,观中峨眉众人如临大敌,大多往声音来源的山门处去了。倚天还是纹丝不动地静坐在房内,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有人在轻叩窗棂。

接着便是某人装腔作势的声音:“敢问,贵派的镇派宝剑是否在此?”

倚天起身开了窗,果然一个火红的身影就飞落在了窗台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我若说不在,阁下可会自行离去?”

“怎么可能。我是来盗你去的,此行势在必得。”说着便轻轻巧巧跳进了屋内。

倚天皱眉:“你玩的什么花样?还在前山喊话的那个是谁?”

屠龙稍显得有点得意:“我猜你方才一定在笑我不成章法,便让你瞧瞧我调虎离山的本事。”倚天被他说中心事,心里还真咯噔了一下,不过好在屠龙管自己说了下去。

“那是我之前在江湖上寻到的宝贝,叫凝音石的,可以把自己的声音录进去再放出来。来此路上我就在山路上稍稍布置了一下,这些老尼姑们果然上了当,哈哈。”

屠龙说着说着意识到倚天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问道:“怎样?”

“还记得上次分别之时我与你说了什么?”

“记得记得,你说让我武功有了进益再来寻你,怎么不记得。不过,”屠龙两手一摊,“我确实还没突破第四重境。”一副“然而我就是来了怎么了”的样子。

“……”

“别急着黑脸啊,我觉得自己的内力还是颇有进境的。方才你也听到我在山脚的喊话了吧。而且……”他忽然露出了倚天立马就能解读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道我这次为什么来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内力渐强,日前我在冰火岛时听到了刀身发出的共鸣,似乎倚天剑身周围的声音也有些断断续续传了过来。我原先不知道,原来你竟是如此……”

“是便如何?”狭长的金色眼睛挑了起来望着屠龙,仿佛要将他扎穿一般。

“不如何,我欢喜得很。唉,再啰嗦下去老尼姑们该发现不对劲了。所以,”屠龙向倚天伸出了手,“我是要强抢呢,还是可以探囊取物坐享其成?”

回握住屠龙的那只手有些冰,不过那人说出的话倒是悦耳得紧:“罢了,便由你胡闹这一回。”

 

屠龙拉着倚天的手,两人一边警惕着四周的动静,一边从内院溜了出来。原本守在倚天房门口的两个弟子要不是早在屠龙进屋前就被他点了穴道弄晕过去,此时看到如此配合着“盗匪”的本派宝剑,怕是惊得眼珠都要掉出来了。虽然大部分弟子去了山门,不过观内多少也留了一些巡逻弟子,万事还需小心。

倚天觉得两个大男人如此拉拉扯扯实在不成样子,自己又不打算逃跑。他本想叫屠龙放手,结果被一句“万一被哪个师太撞见了,若看你不是被强迫的到时候你需不好解释”给顶了回来。似乎很有道理,倚天便也懒得细究,任由他拉着奔逃起来。

两人在倚天的指点下避开了观内的巡逻弟子,却不知不觉被逼到了金顶大殿处。此刻殿内没人,两人从后门踏进,本想就此往前门开溜,却听到了一大群弟子渐近的声音,竟是已从山门回来了。

为首的掌门师太的声音尤为清晰:“小贼竟敢耍我们!静音,你快去看看倚天剑如何了。本派至宝,不可有失。”

两人这下面面相觑。来路也有巡逻弟子在,前门这下彻底不能走了。这样下去岂不是会在大殿中恰好打上照面?

那就只能想办法在大殿中藏它一藏了。屠龙的目光飘向了头顶的屋梁,倚天却指了指大殿正中的那尊佛像。屠龙不解地看向倚天,倚天小声解释道:“中空的。”

“……”这个时候询问倚天为什么会知道此事显然不妥,屠龙于是放下心中的疑惑飞身上了佛座。这尊大佛似是一尊披着金缕袈裟的石像,他掀开袈裟在佛像背上轻敲两下,听回声果然中空。于是他手按在石像背上,内力贯于手掌,缓缓运劲,那一块的石壁便变形裂开塌了进去。倚天在下面看着内心也不禁暗暗惊异,没想到屠龙的内力已经到了这般境界。屠龙继续使劲,待洞口扩大到勉强可供一人通过之时,峨眉弟子的声音已经就在门口了。

屠龙赶紧伸出手示意倚天上来,两人就这么手忙脚乱地躲进了佛像肚中。倚天将袈裟拉过盖住洞口之时,峨眉众弟子已到了殿上。

 

佛像肚内空气有些浑浊,空间又狭小,无处可以腾挪,倚天只好保持着进来时的姿势背对屠龙坐着,任由屠龙抱着他。屠龙不安分地圈住了倚天的腰,悄声在他耳边低语道:“似是瘦了,别是想我想得憔悴了吧?”倚天最近确实有些心思烦乱,不过倒也不全是为了屠龙,但他至少确信此刻的头疼一定全是来源于身后之人了。倚天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人在这种情况下也首先就想到调笑,便撞了撞他的胸口示意他先闭嘴,凝神听殿上的动静。

听了一会儿,原来派内已发现倚天剑失窃了,消息传到殿上顿时一片哗然,不过掌门很快就出声制住了局面,开始吩咐众弟子追寻失落的镇派之宝。

“这小贼实在可恨,若是抓到了,我定要用倚天剑斩了他!本派至宝岂容得贼人如此玩弄!左手摸过便斩了左手,右手摸过便斩了右手,两手摸过便一起斩了!”掌门恨恨地道。众弟子纷纷应和,开始骂这小贼如何无耻不要脸。

倚天感到背后的人在抖,料想他是在憋笑。果然听到屠龙又凑到他耳边,这次声音倒是压得更低:“我全身上下都碰过你了,你怕不是要把我斩成肉泥?舍得吗?”

向来恪守自己那一套清规戒律的剑灵这番跟着屠龙如此乱来,虽说有些缘由,心下究竟是有些不安的,所以最好还是别跟峨眉派众人打照面的好,不然两相尴尬。偏偏身后这家伙不肯老实,仿佛生怕殿上的峨眉众人发现不了他们。若是平时可能倚天也就顺着他说些没羞没臊的话了,但是此刻他真是恨不得拿来针线缝住那张聒噪的嘴。

怎么办呢,天下最锋利的剑没有学过女工,他只好侧过头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屠龙的。两人此番又是久别重逢,起了这个头,便舍不得浅尝辄止,彼此加深了这个吻,交换着双方的涎液和气息。倚天的手本来放在屠龙的双手之上,此刻也绕过他的肩膀去按住他的头,摩挲着他的发,良久才稍稍分开。

倚天并不就此罢手,虽然此间光线昏暗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他还是双手搭在屠龙肩头,低头精准地咬住了他的喉结。这一口就是故意要叫他吃痛,于是略用了点力,倚天果然感觉腰间的双臂紧了紧,不过屠龙还是知趣地一声不吭。倚天表示满意,于是开始轻柔地舔舐自己刚咬出的印子以示嘉奖。

舌尖温热的触感仿佛在此处点燃了火苗,屠龙感到一股热流顺着喉头趟过胸腔直接就窜到了小腹,一直悠然绵长的呼吸声也稍稍粗重了起来。

倚天方才就是看不得屠龙一直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此刻对方示了弱那是正合心意,便想趁势把他办了。然后他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霎时五雷轰顶。

这里是峨眉金顶,大雄宝殿,佛祖肚中,严格说来自己虽非峨眉弟子,也不是佛门中人,但这些行为是对圣地的何等亵渎已是不言而喻。方才自己意乱情迷之下竟然,竟然……

屠龙感受到了怀中人的僵硬,约莫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了。屠龙自己常年远离中原独自住在孤岛之上,向来对这些礼教纲常看得很轻,此刻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和倚天也是长久不见,自己早就忍不了了,怎能允许此时半途而废。殿上的尼姑们?谁管她们。便叫她们发现了又如何?

于是他咬住倚天的耳垂,用一种近乎哄骗的语气说道:“天下无双的宝剑,不会做临阵脱逃的懦夫吧?我亲爱的,哥,哥。”

一声哥哥血淋淋地提醒着倚天,从一开始他和屠龙的感情就是背徳的,到现在才来考虑什么礼教不觉得太晚也太假惺惺了吗?左右是人类的礼数,又管它那么多作甚?与其说倚天说服了自己,倒不如说他有种放任自己堕落了的自暴自弃感。

倚天于是暂时抛开诸多克己的戒律清规,无视此刻殿上依旧嘈杂的人声,试着挪腾了一下身体。他发现此地地方实在过于狭隘,半点余地都无。倚天略一思索,按照此刻他和屠龙的体位,怕是自己只需等着享受就好了。于是他低声说出了进入此地后的第一句话:“那你来。”然后便把上半身又转了过去,仰头靠在屠龙的怀里,颇有点耍赖的意味。

黑暗之中屠龙只回了一句:“乐意效劳。”

 

【此处什么也没有不用点了】

 

殿上峨眉弟子散去后,倚天还是在屠龙怀里瘫了良久,也不知是真动不了还是在撒娇,屠龙倒也由得他。

不知过了多久,倚天终于开口:“出去吧。”

两人钻出佛像来到殿上,已经入了夜,大堂上烧满了红烛,除了偶尔发出的哔啵火苗之声一片死寂。倚天绕到佛像正面,双手合十作了个揖。屠龙猜他心中又是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有点忍俊不禁。他等倚天拜完了,便向他使个眼色,两人在夜色中躲过巡夜弟子飘然出了峨眉山门。

 

山脚下,屠龙问倚天:“你有何打算?”

“我打算离开峨眉派一段时日了。”

“哦?”

“近日新晋掌门的行事作风太过阴毒狠辣,我不喜欢。我怕峨眉派就此行差踏错,想去寻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辈前来相劝,今日才会随你这般胡闹。”

“你对这帮老尼姑还真是上心啊。”语气有点酸。

“到底是主人一生的心血和念想寄托,我总得……”意识到屠龙语气有异,倚天望了他一眼:“喝醋?”

“是便如何?”

“不如何,我欢喜得很。”倚天莞尔一笑,想起早些时候在自己屋内与屠龙的对答,“行了行了,这不过是我说服自己的理由。你忘记自己是为何来此的了?”

屠龙一思索,这下便心情好了起来。倚天白他一眼:“呆子。你是回冰火岛还是与我一起?”

“我盗出来的剑,我自要一路护他周全。”

夜路漫漫,不过屠龙此时拉住了倚天的手,感觉天大地大,去哪里都好了。


评论(21)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