てんち

【梦间集/至尊组】临安游记(上)

至尊组,屠龙刀x倚天剑

老夫老妻无所事事游山玩水的故事。

异地恋不易,公费旅游且行且珍惜。

是的,有车。

-----------------------------------------------------

倚天和屠龙这日早上在桃花岛办完了玄铁交代的事,便即返程。两人乘渡船到了明州,在驿站换了快马,沿着海畔的官道一路往东行,终于是在快入夜的时候赶到了临安城左近,谁想得还没入城便遇上一阵暴雨。

夏季的雨,来势汹汹,天地间茫茫一片,一时半会儿没有要停歇的样子。两人行在半道,避无可避,刹时就成了落汤鸡。屠龙且不说,倚天那大氅毛领吃了水,再加上夏季本身就闷热的天气,贴在身上别提有多难受了。倚天自己虽然不语,屠龙见他的脸色已是十分不好看,便催着马匹快行。

待得两人两骑入得城来,简略在道旁问了问附近有名些的客栈,找到这间望湖楼的时候,天已全黑了下来。暴雨仍未停歇,远处还不时传来沉闷的雷声,真是一个不怎么适合旅行的晚上。店门外的小厮恪尽职守,冒着滂沱大雨牵着两人的坐骑去了马厩,两人便推门进了客栈。

 

大堂中食客寥寥,除了偶尔的杯箸碰撞之声甚至没什么人在交谈。早听闻临安繁华非常,这城中最大的客栈之一确显得有些冷清,想来这等天气当是罪魁祸首了。

客栈的掌柜是个体态有些臃肿的中年男子。他坐在柜台后低头拨弄着算盘,听闻有人进来,赶忙放下手中的事,堆起笑容迎上去招呼:“哟,两位客官!这是要住店吗?”一边说话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来客。

倚天和屠龙现在浑身湿透,衣服还在滴滴答答地往堂中滴水,模样其实有些狼狈,不过却兀自有番不凡的气度,身负的一刀一剑更是即便是外行也能一看便知的名品。

屠龙用余光瞥了一眼倚天,见他抿唇不答,知他现下颇有些心情郁郁不想言语,便向掌柜点了点头:“不错。”两人走到柜台前,堂上的一个小二已殷勤地递过两块脸帕给两人,让他们好先擦一擦脸上雨水。倚天在一旁默默擦拭,屠龙只胡乱抹了一下,便向掌柜道:“烦请给我们准备一间上房。”

一……一间?

“唉……好嘞。”掌柜的不愧是多年的生意人,并没有让自己犯嘀咕的表情显现出来,殷勤的拿过一支笔给屠龙:“那劳烦客官在这儿登记个名姓,我这就招呼小二带你们上去。阿贵!”楼上咚咚咚跑下来一个小厮,掌柜转身从身后挂满了房牌的木板墙上取下一枚,递给那个小厮,嘱咐他带倚天和屠龙去房中安歇。

此时屠龙已写完了名姓,又对掌柜道:“对了,我俩来此途中遇雨……”掌柜忙道:“晓得,晓得,二位客官赶路不易,眼下既然到了小店,自然得让两位能好好安歇。我会吩咐在二位房中备好沐浴用具的。客官可还有别的吩咐?”屠龙摇头,两人便跟着小厮上楼去了。

掌柜拿过刚才屠龙写上了名姓的住客名簿,待要看看是否登记妥当,赫然发现上面写着“倚天、屠龙”,竟是当今世上大名鼎鼎的武林至尊。虽然名姓谁都可冒用,是否是本尊尚未可知,可看到方才两人的形貌气度掌柜料想多半就是那两位不会有错。

听闻他们两人一个北居冰火岛,一个西处峨眉山,怎会一起到临安来呢?掌柜心里又不免开始犯起了嘀咕,不过有什么疑虑,大约也只会被这雨夜的隆隆雷声所淹没——生意人嘛,少一些好奇心总是没错的。

 

一刀一剑在房中看着店小二忙进忙出地添了灯油,递上茶水点心,搬进沐浴用的大木盆和浴巾,好一会儿才总算是布置完毕,被屠龙轰了出去。房门一关,外边的雷鸣和雨声似乎一下子就远去了不少,房中已只剩下倚天和屠龙二人。

两人这日从早开始舟车劳顿,此刻才算是大致安顿下来。屠龙瞧见倚天的脸色稍稍缓和,便忍不住开始嘴贫:“怎的这般没用?听闻川蜀之地夏日也是热得像个火炉,你倒是怎么熬下来的?”倚天没有答话,只是淡淡看了屠龙一眼,看不出什么情绪,似是无心与他斗嘴。

其实倚天天生体质偏寒,这屠龙是知道的。峨眉山势又颇高,即使是在盛夏也是个凉快的避暑好去处。像江浙之地这个时节这般炎热的天气,恐怕还真会闷坏了他。屠龙不由得有些担心,拉过一张凳子扶倚天坐下。

桌上有些方才小二摆上的茶水点心。屠龙拿过那瓷壶沏了一杯,推给倚天:“解解暑罢。”说着也给自己沏了一杯,端起来就一饮而尽。如此喝法,倚天知他是饮酒的习惯,换做平日定是要嘲笑他一番的,此时却大概真的是乏了,只是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一下,端着自己的瓷杯小口地啜饮着。

果然听得屠龙道:“还道这西湖龙井声名远播有何特别之处,如此味淡,怎比得上喝酒的痛快。”说着还不住摇头。

倚天饮了些茶,精神似乎还真好了一点,有力气斗嘴了。其实他平日长居峨眉山,峨眉毛峰是品过不少的,茶的好坏总还分辨得出。看到屠龙惺惺作态的样子,明知他是在激自己,却还是忍不住道:“此茶色绿香郁,味甘形美,实为上品。有的人酒喝得多了,怕是舌头都不灵光了罢。”

倚天说教他的时候屠龙基本是不还口的。此时屋内还是有些气闷,屠龙透过茶盏中散发出的氤氲雾气看着对面的倚天。他一手搭着桌沿,一手端着茶盏,也在看向自己,嘴上虽然在损他,眼角确是带笑的。倚天平时理得一丝不苟的长发此刻湿漉漉地搭在身上,略显有些凌乱,隔着朦胧的雾气,是一副屠龙不曾见过的景象。明明是有些狼狈的模样,屠龙脑海中却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泠然出尘,不可方物。

贼心已起,屠龙大咧咧地便道:“沐浴罢?”

倚天放下茶盏,点了点头。

“一起?”

这下没能等到倚天的回答。他只是不置可否地起身向房间另一边的木桶走去,屠龙却没有错看他微微发红的耳尖。


 屠龙宝刀一刀999点击就送


-----------------------------------------------------

p.s. 好吧也不是真来旅游的,是公务出差,出差,不过不妨碍他们卿卿我我

希望下半篇不要被我写成市貌旅游宣传片(何


评论(19)

热度(315)